中国足协在1979年回归国际足联,这是中国足球全面融入国际足坛的开始。中国奥委会原副主席楼大鹏见证了这一过程的许多关键时刻——

01  两次世界杯扩军

阿维兰热他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我成为国际足联主席,可不只是为了观看精彩足球赛事和赢得掌声。”

1974年,适逢国际足联大选,阿维兰热在担任巴西体育协会主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和人脉,最终成功当选;据悉,为了能够当选国际足联主席,阿维兰热在1974年5月访问了国际足联142个成员国中的84个,行程达8万公里。从1974年到1998年,阿维兰热在国际足联主席的位置上干了24年,在他的带领下,足球运动风靡世界,奠定了世界第一运动的位置,并且完成两次扩军:1982年西班牙世界杯,从16支球队扩大至24支球队;1998年法国世界杯,从24支球队扩大至32支球队,并增加了亚非拉美第三世界国家的参赛名额,真正让世界杯成为世界性的足球盛宴。

背景:1979年10月13日,国际足联作出决定,恢复中国足协在国际足联的合法权利。1980年7月7日,国际足联第42届代表大会正式通过决议,中国足球回归国际足球大家庭。

阿维兰热,被赐予“FIFA百年最佳管理者”荣誉勋章!

受访人:楼大鹏(原中国奥委会副主席、国际田联副主席)

04  巴西里约奥运会

阿维兰热说,“希望在迎接奥运会首度登陆南美的同时,庆祝自己的100岁生日,因为恰巧在2016年,我将迎来自己的100岁生日”。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在巴西里约奥运会激战正酣的奥运会,也有阿维兰热一份功劳,2009年10月2日,以阿维兰热为首的里约热内卢代表团在丹麦首都哥本哈根展开了争夺2016年奥运会举办权,在演讲中,阿维兰热颤抖的身体打动了在场的大多数人们,最终帮助里约热内卢击败了美国芝加哥、日本东京、和西班牙马德里获得2016年奥运会举办权,这也是奥运会史上第一次光顾南美大陆。在得知胜利后,当时已经93岁的阿维兰热泪洒现场,直言要见证里约热内卢奥运会,“希望在迎接奥运会首度登陆南美的同时,庆祝自己的100岁生日,因为恰巧在2016年,我将迎来自己的100岁生日”。

楼大鹏:对,如果不回归的话,肯定是参加不了世界杯预选赛的。1980年12月21日起,中国男足在香港参加了西班牙世界杯亚大区第四组预选赛,参加比赛的有香港、澳门、中国、朝鲜、日本、新加坡,中国队获得小组第一名。1981年9月24日至1982年1月10日,我们与科威特、新西兰、沙特进行预选赛第二阶段比赛,在与新西兰的加赛中一球告负,无缘世界杯。那一次中国足球距离世界杯真的很近,我们的水平也得到了国际认可。

03  对中国足球的贡献

《霍英东自述》中谈及了阿维兰热当时支持中国足协入会的表态:“我认为这件事,并不是开除谁的问题,而是这个位让给谁坐的问题,谁是代表中国的唯一政府的问题。”

阿维兰热一直对中国怀有友好的感情,积极关心并支持中国足球的发展。在当选为第七任国际足联主席仅仅一年后,阿维兰热就在1975年5月份亲自访问中国。当时由于政治原因,中国国家队在1958年退出了国际足联,而阿维兰热的这次中国行主要目的就是商讨中国重新加入国际足联的问题。最终正是在他的力促之下,国足于1979年重回国际足联怀抱,并参加了随后进行的1982年西班牙世界杯预选赛。阿维兰热为中国重返国际足联做过许多工作,关心并支持中国足球的发展,我们尊敬地称他为阿翁。

一件佚事:

退休以后,阿维兰热曾回忆起如何让中国重返FIFA的这段往事:“在我成为国际足联主席后,我就开始了让中国重返国际足联的工作。我去了台湾,告诉他们不能代表中国,但他们的代表态度强硬地给予否认。我就拿起喝水的杯子,上面写着‘台湾制造’,我问他为什么连你们生产的杯子都写着‘台湾制造’而不是‘中国制造’,那位负责人哑口无言。然后我又扔给他们一份文件,上面写着承认新中国足协才是中国的合法代表者,台湾只能以中国台湾的身份存在。我告诉他‘希望你考虑后告诉我答案’。1分钟后,台湾代表在文件上签字。”

1979年10月12日,在瑞士苏黎世,我随何振梁、霍英东先生访问国际足联总部,何振梁会见主席阿维兰热和秘书长凯斯勒。10月13日,国际足联执委会在瑞士苏黎世作出决定,恢复中国足球协会在国际足联的合法权利,并要求台北的足球协会改名为“中国台北足球协会”,今后不得使用“中华民国”的任何标志,以维护一个中国原则。1980年7月7日,国际足联第42届代表大会在苏黎世召开,大会通过国际足联执委会做出的恢复我国在国际足联合法权利的决定,中国正式回到了国际足球大家庭。

05 荣膺诺贝尔和平奖候选

1989年瑞士足协提议,国际足联执委会一致同意推举他为年度诺贝尔和平奖的候选人。

在传奇的一生中,阿维兰热一生获得过100多种奖励和奖章,但他最看重的是1989年瑞士足协提议,国际足联执委会一致同意推举他为年度诺贝尔和平奖的候选人。值得一提的是,在体育界,只有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会的创始人顾拜旦有过这种荣誉,可见阿维兰热被提议为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是何等的荣耀,同时也凸显了他的贡献。

2004年国际足联百年庆典,阿维兰热又获得了FIFA百年最佳管理者荣誉勋章,这也是对他贡献的极大肯定。

这就是前FIFA主席阿维兰热传奇的一生。

国际奥委会发言人马克-亚当斯表示:”今晚的奥运会赛事没有特别的安排,我们已经启动了一系列的计划,包括在奥运场馆降巴西国旗半旗,我们认可这个计划。”我想,这是国际奥委会对阿维兰热传奇一生的最高礼遇。

是的,没有人会是时光的对手。但在岁月的流转中,总有一些人,一些事,游离于光阴之外。麦克阿瑟说:“老兵不会死,只会悄然而逝。”在世界足球的疆域中,阿维兰热将永远是那一位传奇。

图片 1

阿维兰热:传奇的一生

楼大鹏:为了维护国家统一和领土完整,1958年8月,中国奥委会宣布断绝与国际奥委会的关系,也先后退出了15个国际单项体育组织。我印象中除了乒乓球、举重等项目没有受到影响外,很多协会的会籍问题都有待解决,足球就是其中之一。但其实在整个六、七十年代尤其是七十年代,虽然会籍没有解决,但中国足球还是参加了一些国际出访活动和友谊赛,并逐步扩大了影响力,为后来先回归亚足联直至回归国际足联做了大量前期准备。

说起这位百岁老人的传奇一生,俨然一部励志故事。阿维兰热1916年5月11日出生在巴西里约热内卢,他当过律师,当过公司董事长,也当过运动员,曾参加1936年奥运会和1952年奥运会。他1963年当选国际奥委会委员,1974年就任国际足联主席,并执掌国际足联长达24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